搜索

手机官网

联系地址:武汉市东湖高新区高新
                 大道818号

咨询热线:86-27-59357777

备案号:鄂ICP备12008897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武汉

版权所有:武汉高科医疗器械园有限公司

联影医疗薛敏

联影薛总
用心改变——专访联影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执行管理委员会主席薛敏
 
  “过去的一年,将成为中国医疗设备行业出现重大转折的标志年。”
  这句话出自薛敏写给联影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信的末尾,他的头衔不再是大家所熟悉的“联影首席顾问”,而是“联影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执行管理委员会主席”——低调了整整四年,这位习惯运筹帷幄之中的“军师”,终于走到台前。
  薛敏有说这话的资本。上任后,他以联影“掌舵者”的身份公布联影成立四年的成绩:七大产品事业部拔地而起,与联影研究院交互并行;联影研发中心根植中国,辐射全球;18款自主研发的系统与软件产品全线铺开打入市场;2014年销售元年即收获近10亿订单,全线产品在全国装机数量逾数百台;针对中国国情打造的“联影区域影像中心”,以医疗信息化为纽带,正在全国范围形成覆盖省、县、乡、镇、社区各级医疗卫生机构影像科室的联合体,提供远程诊断、远程会诊、远程教育培训、远程设备维护支持等整体解决方案……曾经,中国高端医疗设备行业外资企业一统天下的旧格局,已轰然崩裂。
  外界聚焦联影的成功,更关注这位不太在媒体前抛头露面,却促成联影崛起的关键人物——薛敏,一个革新者,以自主创新摇晃行业垄断者的根基;一个品鉴者,以对产品质量与设计创新的独特品味与严苛标准刷新世界对中国制造与中国设计的认知。
 
  革新者
  正式挂帅后,薛敏亲自带着前来采访的记者参观联影位于上海嘉定的医疗设备产业园区。有记者发问,这园区内流淌的小河,通向何处?薛敏的解释为,“这条浏河,通往太仓,是当年郑和下西洋的地方。今天的联影也在这里起步,算是一个巧合。”
  然而,联影这艘巨轮“下西洋”,起航并非一帆风顺。
  业内看来,薛敏对创新的追求近乎“狂热”。他数次在行业论坛上强调指出:“在高端医疗设备行业,一家公司的竞争力体现在是否能掌握核心技术。唯有掌握核心技术,才能真正摆脱山寨、摆脱低端追随,不再受制于人。”
  在薛敏看来,国产品牌进军高端医疗设备行业,“面对的不是零起点,而是负起点,国内品牌的口碑都被做烂了。”他分析指出,“很多国内企业并未打算在外资品牌一统天下的中国市场‘求胜’,而仅‘求生’:他们满足于以低质低价产品在中低端市场分一杯羹,缺乏与国际一流试比肩的信仰和勇气,不求做强,但求生存。同时,伴随着这种卑微的求生心态,是以短期利益为导向的战略短视:他们在对短期利益的追逐中放弃了对自主创新的坚持,背离了曾经以自主创新突围的初衷。”
  联影初创时期,时任联影首席顾问的薛敏也时常向联影创始管理团队提出中肯建议:在一个外资垄断的市场,本土品牌想要突围,必须追求完全自主创新,力争自主研发所有产品核心技术。“如果同其他国内中小企业一样只满足于中低端市场,路只会越走越窄。只有坚持自主创新之路,才能不被国外强企扼住喉咙。”
  初创团队深受启发,这一创新理念也逐步成为联影发展的根基。联影成立之初,创新战略便被定义为公司发展的两大核心战略之一。由联影七大事业部CEO组成的最高评审小组为所有即将贴上联影标识的产品制定了一个标准“阀值”:联影第一代产品必须通过自主创新达到世界一流软硬件技术水准,且全线产品必须有独特的创新亮点。
  联影企业展厅,专业讲解人员一次次演示着一款在2014年为中国高端医疗设备行业赢得首个工业设计“奥斯卡”——iF工业设计大奖的DR设备。这款全部核心部件自主研发、外观与结构全部自主设计的DR产品配备世界级的机电系统——将一枚硬币竖立在设备的支撑臂上,无论设备支撑臂在前后、左右或上下三个维度运动,这枚硬币都纹丝不动。正是这远超行业标准的机电一体化设计使产品对准精度大幅提高,也为受检者最大程度减少所受辐射剂量。
  鲜有人知,这款DR产品有一个“被扼杀在襁褓里的前身”——近4年前,刚组建的联影X射线事业部试图走“短平快”路线,借鉴国内公司的做法,购买了机电系统与整套外观、内部结构设计,研发人员以此为基础修改与优化后完成了系统集成,整个项目历时5个月。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位研发人员说起当时做出第一台产品的经过,不禁这般感慨。这样的选择实属迫不得已——初创研发团队无法忽略一个事实,即国际医疗巨头是经过十几年甚至半个多世纪的积累,才形成了现有的技术矩阵。对于民族品牌是否有能力从无到有完全自主创新,团队自身当时还持有怀疑。
  这台样机被送进了检测间,面对由联影最高执行管理团队组成的评审团的总体评估。联影X射线研发总监回忆起当时场景:评审人员仔细查看产品的人机体验、工艺细节、电缆布线,讨论后最终达成一致:把项目叫停。理由很简单:“这不是联影要的产品,它还远远达不到联影创新和品质的标准。”
  基于薛敏的创新理念,联影初创团队逐渐明晰了他们所追求的联影标准:全线产品必须有至少两个“人无我有”的创新点,哪怕是属于“普放”的DR产品,也必须创新,做精品!
  正是在这一份对创新的坚持下,联影X射线事业部研发团队将项目全盘推翻,自主研发,成功打造世界级的机电系统和影像链;联影设计创新团队操刀产品设计,以情感化设计理念打造卓越外观与结构设计。凭借设计、机电、机械、临床等跨学科在产品开发过程中的深度协同,这款DR产品最终斩获2014年iF工业设计大奖。
  这一份对创新的“狂热”开始在整个联影强势蔓延,驱动研发团队不断挑战自身极限。此时,一个看似“疯狂”的念头正在联影内部萌发:自主研发全线产品的全部核心部件,用四年的时间,将阻隔中国与世界长达几十年的技术壁垒逐一攻破,为中国高端医疗行业补上失去的几十年。
  时光倒转回两年前的一个晚上,几位联影CT研发核心成员到薛敏家中拜访,向这位首席顾问寻求建议。已近深夜,研发人员个个脸上写满了倦意,一个重大研发项目让他们产生了分歧,进而陷入了迷茫——两年期限,自主研发中国第一台CT“时空”探测器。
  参与这一项目,兴奋与焦虑几乎同时缠绕着这群年轻人。一旦研发成功,联影将真正掌握高端CT核心技术,本土企业将以世界级低剂量技术一举攻占高端CT核心阵地。然而,自主研发核心部件难度大、周期长,行业内从未有过成功先例。倘若选择了这条险路,不仅意味着长期、持续性、大规模的人力与资金投入,同时还意味着数倍升高的研发风险和相对延后的产品上市时间。团队自动划分成了两派,一些人愿意放手一搏,而更多人,则倾向于风险相对较小、产品上市更快的做法——购买、使用国外成熟的技术。
  薛敏当即表示反对。他反对的,不仅是彼时团队对创新悲观、保守的态度,更是拖累了这个行业几十年的“拿来主义”——购买一些部件、一些技术,做些简单的组装。他坚信,中国高端医疗行业要洗牌,必须依靠“变革性的创新”。
  决绝的反对背后,是薛敏对行业深刻的洞见与他独有的“格局感”。探测器之于CT设备,若心脏之于躯体,其技术水准直接决定CT设备的性能档次,此前,全世界仅有五家企业拥有自主研发、生产这一核心部件的“秘笈”。薛敏深谙行业垄断者的游戏规则:常年技术封锁迫使“中国制造”受制于人,“中国创造”也只能徒有其名,想要破局,“必须目光长远,还要抓住要害!”
  他果断给出建议:继续加大研发资金与人员投入,核心部件与技术还是要自己做!他以一位行业“精神领袖”的身份为团队打气,而在薛敏建议下明确前行道路的团队也开始坚定信念,直面困难。
  这份执着换来了意想不到的结果。两年不到,中国第一台自主研发的时空探测器在联影诞生,各项性能达到甚至超越国际尖端产品水准。而搭载了这枚与众不同的中国“心”的联影128层CT也一举通过CMTC测试,其所呈现的低密图像甚至让检测专家都赞叹不已。
  “团队不仅做出来了,而且多项技术指标甚至都超过了目前市场上的最高水平!”谈起这支在业内看来创造了“奇迹”的团队,薛敏脸上显露出少有的兴奋神采。
  正是基于薛敏的创新理念,联影初创研发团队终于在不断磨合和自我审视中摸清了前行的道路。在如此创新氛围下,一系列创新之举接连诞生:
  联影96环光导PET-CT以分辨率和扫描速度的双重突破填补国际空白,为世界首创;全部核心部件及技术自主研发的业界首台动态多极3.0TMR终结了中国长达近十年的苦等,成就中国首创;全部核心部件自主研发的联影1.5TMR以高磁场均匀度、高射频通道数等技术特点树立1.5T超导磁共振新标杆;联影远程医疗信息系统真正实现云技术与系统设备无缝融合,涵盖区域医疗信息化、设备全生命周期管理与海量数据管理的整体解决方案……截止目前,联影提交的专利申请已逾千项,其中高技术类超过700项。
 
  品鉴者
  “我很早就听说过联影,今天真正走进联影,第一感觉就是够品位:产品设计够品位、企业管理够品位、制度流程够品位!”2014年6月18日,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科技部部长万钢到访联影,一连用了三个“够品位”形容他对联影的初印象。
  这三个“够品位”道出了联影与众不同的一面——往往,走“低质低价”路线的中国制造商对短期利益表现出一种压倒性的屈服,让国产医疗设备“质量差、设计差、性能差、工艺差”的负面形象在整个行业根深蒂固。在这巨大的潮流漩涡中,联影拒不跟随,始终坚守着“高品质、高品位”这条贯穿公司发展的生命线。
  联影的“品位”,不止于员工穿衣打扮、行为举止的浅层,它已然成为一种企业文化,渗透于每一位联影人的血脉。它首先体现于联影自上而下对产品质量的高标准严要求——“对于质量,不是满分,便是零分”,“质量面前,决不妥协”,“质量是研发与制造出来的,不是检验出来的”……诸如此类的警句,在联影随处可见。
  这种独具特色的联影品位,与薛敏个人对产品质量的品位不谋而合。
  薛敏曾在行业论坛上呼吁,国产品牌要挑战行业负起点,打破外资垄断的神话,产品质量是生命线,“绝不能再走传统中国制造‘低质低价’的老路!”
  在联影质量与法规部总监看来,薛敏对于产品质量有着“一种近乎偏执的追求”。正是这一份执着的追求,为团队内心注入了一种正向强迫症式的DNA。
  她回忆起两年前的一天,一款即将发货的联影产品在测试间等待公司最高层级的放行评审——联影有明文规定,各产品线首批发货的15台设备,必须经过由联影最高执行管理团队组成的公司最高产品放行评审小组的全面检验,方能进入市场。
  每个评审人员都戴着一副白手套,轻轻抚过产品的每一寸外壳,神情凝重,仿佛在鉴定一件艺术品。“双眼几乎都快贴上机器的表面,时不时检查手套上是否沾上了灰尘,”如此严苛的检验把在场的质量管理部同事吓出一身冷汗,“一小块漆面的喷涂不匀、一条接缝上下两端0.3毫米的误差、甚至是检查床背面存留的一点灰尘都将被视为工艺质量问题,不解决就不允许放行。”
  在业内,薛敏那时常被人称道的高品位,还体现于他对工业设计的极度重视。早在四年前,薛敏即提出,设计创新应当被视为自主品牌突出重围的重要创新支柱之一,设计创新战略也应当被提到公司发展战略的高度——这在当时,听起来就像天方夜谭。
  在当时的市场背景下,工业设计还处于“黑铁时代”——对于习惯在低端市场开展激烈同质化竞争的多数国产医疗设备公司而言,“自主设计创新”所能带来的长期战略利益还淹没在无人问津的盲区;与其追求“设计品味”,利用现有技术和资源把产品早点推向市场似乎是一种更实际的做法。
  薛敏认为,正是这种“利益短视”导致市场上一些医疗设备“外貌丑陋,用户体验差,让人一眼便能看出国产设备与进口产品的区别。”这种粗制滥造的第一印象,使国产设备根本不可能与进口同类产品在高端市场同级竞争。
  如何刷新用户对国产设备这种近乎根深蒂固的负面第一印象?联影给出了答案。联影创立初期,即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创新中心,负责联影全线产品的工业设计、用户界面设计,以及设计创新战略的制定——这在医疗设备行业史无前例。为保证设计创新高效落地,联影最高管理层亲自参与每个产品的设计评审,为产品最终设计走向提出决定性建议。
  四年磨砺,联影设计创新中心逐渐摸索到自己独有的设计语言。截至今日,已有四款自主研发、自主设计的产品凭借“情感化”设计理念和精湛工艺接连问鼎德国iF工业设计大奖。而近期,又有三款产品斩获工业设计界又一世界顶级奖项,2015年红点(Red Dot)设计大奖。中国设计,已经在世界舞台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此时,一些改变正在行业内悄然发生:中国本土医疗设备厂商正不约而同地开始创建或升级现有的设计语言与工艺标准,纷纷把对设计创新的重视提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不仅是在设计领域,联影在技术、质量、服务、商业模式等一系列领域取得的创新成就都仿佛一阵阵密集又震耳欲聋的鼓点,唤醒行业内的“睡狮”,引来众多模仿者与跟随者。
  这正是如今薛敏想看到的局面,也是联影“用心改变”的又一层内涵——以自主创新建立行业标杆,引导行业内本土企业彻底摆脱在低端市场的同质化、低水平竞争,整体推动行业进步,改写行业格局。正是这份胸怀与担当,让外界越发相信,在这一代中国本土公司中,真正有了诞生一家世界级医疗设备公司的可能。
 
上海联影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介绍
 
  上海联影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是中国唯一自主研发、生产全线大型高端医学影像设备的高新技术企业,总部位于上海嘉定。联影通过自主创新为医疗机构提供涵盖影像诊断设备、放疗设备、服务培训、医疗IT的全方位医疗解决方案,普及高端医疗,提升服务价值。
  联影于2011年正式成立,拥有部件(CO)、计算机断层扫描(CT)、分子影像(MI)、磁共振(MR)、放疗(RT)、医疗软件(HSW)、X射线(XR)七大产品事业部和致力于行业未来5-8年前瞻技术研究的联影研究院(CRC)。联影布局全球,在美国休斯顿和旧金山分别设有子公司和放疗研发中心,在武汉设有子公司和医疗软件事业部武汉研发中心,在深圳设有部件事业部深圳研发中心。联影力争通过坚持自主研发打破现有技术壁垒与开展前瞻性研究突破世界最前沿科技难题的“两条腿走路”的创新研发模式,不断赶超国际先进,打造世界级的中国医疗设备公司。
  截至目前,联影已成功自主研发并向市场推出包括世界首台96环光导PET-CT、业界首台动态多极3.0T磁共振系统在内的首批14款系统产品和4款软件产品。产品已在全国范围内近百家权威三甲医院完成装机,临床表现优异,拥有广泛的客户基础。

入园企业

ADMISSION

ENTERPRISE

宣传片

MORE +

入园申请

MORE +